王维:内心宁静,是最顶级的自由

SHPGX导读:宁静不是隔绝人世喧嚣,而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平静地与自己对话,依然享受着生活的滋味。

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,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”

春夜空山,静谧安宁,桂花轻盈落地,细微而曼妙。

在这香林桂雨间,主人公正细品内心的闲静与安宁。

此时,明月出岫,鸟鸣更幽,静到极处,恰似仙境。 

此等万籁空静、清幽绝俗的画面,正是来自“诗佛”王维所作的一首《鸟鸣涧》。

古人云: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”

大自然的静美,只有那些拥有静之心、美之心的人才能领略。

很显然,王维正是此道中人。

他好静,爱美,通禅,虽命途多舛,却始终淡然处之。

因为他深知:一个人如果奈何不了命运的安排,那就去掌控自己的内心,活成自己最舒服的状态。

1

咸阳少年游,淡定追梦

公元701年,在山西祁县的高门大户王处廉家中,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:

府上迎来了他们的长子——王维。

王维的母亲是博陵望族崔氏,她素来笃信佛学,就连给儿子起名也离不开佛家典籍:

她以《维摩诘经》为依据,给孩子取名王维,字摩诘,意为“洁净,没有污垢”。

可以说从一开始,王维的身上便被播下了佛门清净的种子。

王维出生即是世人羡慕的贵公子,良好的家学加之聪颖的天赋,让他自幼便能弹奏各式乐器,工于书画、明晓佛理,成了“冠绝当时”的一代神童。

可好景不长,随着父亲的骤然离世,年仅九岁的王维失去了最大的靠山。

而作为家中长子,他没有资格哭泣悲伤,他只能学会成长,默默吞下所有委屈,独自扛起振兴家族的责任。

少年王维似乎一夜之间便长大成人,他侍奉母亲越发孝顺,处事越发有担当。

唐玄宗开元三年,十五岁的王维,心中有梦,眼里有光,肩上有担当。

他话别家人,踏上了前往长安的追梦之旅。

鲜衣怒马少年时,且行且歌且从容。

初到长安,王维几乎为眼前的繁华所魅惑,内心的激动和欢喜莫名沸腾,他觉得自己的梦想有了绽放的天地,于是便昂首挺胸、气定神闲地走进了这座城。

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,这位惊才绝艳的少年,很快就受到了各大名流的追捧。

据史料记载,王维“名盛于开元、天宝间,豪英贵人虚左以迎,宁、薛诸王待若师友”。

其中,唐玄宗的弟弟岐王李范更成了他的挚友。

此时的王维壮志凌云,豪情激昂:

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

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。

他游走在长安的各大权贵间,荣辱不惊,淡然自若,心中豪气纵横,恨不得马上便参加科举,一举高中!

当时的大唐实行“公荐制度”,参加科考不仅要有实力,还需重要人物的推荐,方能有高中的机会。

王维踌躇满志,对状元之位更是势在必得,可忽然听闻状元名额已经定了宰相张九龄的弟弟张九皋,为此他惆怅不已。

此时好友岐王来了个神助攻,他于府上设宴,请来唐玄宗的亲妹妹玉真公主。

席上鼓乐齐鸣,歌舞升平,其间一声琵琶铮然响起,顿时吸引了公主的注意,公主向岐王问道:

“眼下公子是何人?”

“是个擅长音乐的人。”

一曲终了,满座寂静,如痴如醉。

公主看着这个“妙年洁白,风姿都美”的儒雅青年。接着问道:

“这曲子,我怎么从来没听过?”

只见王维雍容雅步上前,恭敬答道:“此曲名曰《郁轮袍》,乃新曲。”

王维见公主面露喜色,便趁热打铁,赶紧奉上早已准备好的诗稿,公主读后大为惊叹:“你若应试的话,我当全力推荐。”

有了公主的推荐,自是万事好说。

开元九年,21岁的王维状元及第,并在曲江宴上弹奏一曲,瞬间赢得唐玄宗的青睐,当即任命他为太乐丞。

至此,王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梦想。

有才,有梦,不紧不慢,放手去追,这样的人又怎会不成功呢?

一如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中的那句话:

没有一颗心,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。

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,整个宇宙都会来帮忙。

2

临风听暮蝉,活得洒脱

世人称,李白是天才,杜甫是地才,王维是人才。

当这“人才”金榜题名时,“天才”还在家乡愉快地玩耍,“地才”还是个不识字的娃儿。

范文澜在《中国通史》里说:“王维文名极盛,成名在李白前20余年。”

王维的人生就像开了外挂一样,叫人望尘莫及。

然而,命运的大手一挥,一切都突然切换了打开方式。

重阳节前夕,身为太乐丞的王维正在太乐署紧张有序地排练着《五方狮子舞》。

此时,好友岐王来寻。于是王维安排了好酒好菜,席间二人畅谈甚欢,推杯换盏,一来二去,都喝醉了,岐王提出要看黄狮子舞。

虽然当时这黄狮子舞乃皇帝专属,但此时的王维喝高了,并没想那么多。

“王爷想看,那就舞一回吧,也好替皇上把把关嘛。”

想得挺美,可惜事与愿违。

第二天玄宗知道此事后龙颜大怒,立刻下旨将王维贬到济州当一名仓库管理员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

仕途坎坷的王维,再次横遭命运的暴击:妻子因难产而死,连同孩子一起永远的离开了他。

莎士比亚说:“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,只有大勇大智的人,才能够处之泰然。”

王维本是淡泊之人,于功名荣辱,虽有寄托,却不执着于心。

唯独对待感情深挚不移,他将爱妻珍藏于心,从此屏绝尘累,终身未娶,三十年孤居一室。

他藉着山水的温柔,来消释心灵的创伤,说走就走。

一路南下,一路走,一路歌,寄情山水,宠辱皆忘;寓情天地,畅快洒脱。

公元735年,在宰相张九龄的提拔下,王维重返官场。

但不久后,张九龄就遭贬谪,奸相乱政,朝廷乌烟瘴气。

王维看不过去,便写诗为恩师发声,之后再遭排挤,被迫贬谪到苦寒的塞外去,后来又被打发到江南湿热之地。

但即便如此,他的心依然是开阔的、随性的、惬意的。

从南方回到长安,王维在蓝田的辋川山谷置别墅,开始他的半官半隐生活。

“我心素已闲,清川澹如此”,他悠闲地经营着辋川别业,于辛夷坞倾听芙蓉花开花落,在竹里馆弹琴复长啸,去鹿柴沐浴夕阳静照。

时常与道友裴迪往来泛舟,弹琴赋诗,啸咏终日。

他凭着天才画家的审美去扑捉辋川美景,以音乐家的耳朵去谛听大自然的天籁,一一为辋川二十景作诗,终成《辋川集》。

彼时,他的诗作精致空灵,他的内心潇洒畅达。

林语堂说:“做自己的梦,走自己的路,顺应天性,快乐洒脱。”

倚着山间清爽的风,王维尽情地释放,潇洒地舒展,他的内心越发淡定和喜悦。

世事无常,命运给我以痛,我回命运以歌,学会接受,学会放下,得之淡然,失之坦然。

3

坐看云起时,静享孤独

公元750年,王维的母亲崔氏病逝,这一噩耗让他悲痛欲绝。

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,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”,母亲是他心中的软肋,亦是他心中的铠甲,每当跌入人生低谷而不知所措时,他总会想到:

“还有母亲在。”

而今阴阳两隔,子欲养而亲不待,不惑之年的王维像个找不到妈妈的孩童一样伤心落寞。在丁忧期间,因哀痛毁伤得骨瘦如柴,几乎卧床难起。

“一生几许伤心事,不向空门何处销。”

王维为母亲守丧三年,期间直接搬到了辋川别业,他焚香独坐,诵经礼佛,闻江上之清风,览山间之明月,在自我的空间里修炼着维摩诘“不厌世间苦,不欣涅槃乐”的境界。

他的身体虽是孤独的,但内心却丰盈依旧。

公元756年,安史之乱爆发,叛军闯入长安,玄宗带着家眷及千余禁军悄然出逃,次日大臣们上朝都傻了眼:“皇帝跑了,我们也跑吧!”

于是众人纷纷逃亡,长安城里一片混乱,王维原本安静的生活也瞬间被打破。在众人奔走逃命之际,他还在细心整理书籍,安排家眷;

当他料理好一切准备出城时,却恰巧遭遇叛军,并被安禄山强行安排了职务。

待到安史之乱平定后,唐肃宗给伪官分级定罪,刚从叛军牢笼逃出的王维又锒铛入狱。

因叛乱期间心念李唐作过一首《凝碧池》,加上弟弟王缙请求削官职来赎兄罪,王维不仅被无罪释放,反而官越做越大。

然而,五十多岁的王维饱受牢狱之苦,早已是精疲力竭、无心政事,“晚年惟好静,万事不关心”,他放下执念,看淡得失,不再追求任何物质享受,“禁肉食,绝彩衣,居室中除去茶档、经案、绳床,别无他物。”
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。

经历人世的沉浮,王维悟透了生活的真相。他开始自由自在地享受属于自己的寂静,静默独处,冥想诵经,踏山访水,信步漫游。

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  

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 

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  

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。

把心放下,随处安然。王维跻身于山林,并不觉得孤独,相反,独来独往自有一份快然自足。

正如世人所说:“王右丞如秋水芙蕖,倚风自笑”。

“能在孤独中心静如水,才能在纷扰里安然而立。”

如今的王维,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,身外一切皆成空,唯有精神的宁静和生活的喜悦。

4

公元761年,60岁的王维在家中病逝,据说,他走的时候他安静得像一尊佛。

奥修曾在《智慧奥秘》中说道:

如果你真的变宁静,你将不会注意别人所说的,如果别人的意见仍然重要,那么你就不是宁静的。

如果真正的宁静发生在你身上,你就能够笑。

宁静不是隔绝人世喧嚣,而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平静地与自己对话,依然享受着生活的滋味。

无论是曾经的快意逐梦,还是后来的饱经沧桑,王维始终是那个宁静淡然、温润如玉的贵公子。

愿我们都能涵养一点静气,做自己的精神贵族。

与君共勉。

本文来源 | 十点读书

本文作者 | 晴萃,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上海证券报,新华社主办,中国证监会法定披露证券市场信息媒体,创立于1991年,是新中国第一份提供权威金融证券专业资讯的全国性财经日报,现已形成涵盖报纸、网站、客户端、视频、微信、微博等平台的全媒体财经传媒矩阵。

追求政治品德、新闻品格、专业品位、服务品质、一流品牌,做有“品”的全媒体财经资讯服务商,做您的决策参谋、投资顾问、理财助手。

因为敬业,所以专业;因为相信,所以看见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