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蕊等:全球碳中和LNG贸易特点及挑战

SHPGX导读:碳中和LNG是天然气行业应对能源转型的创新之举,伴随着多船碳中和LNG交易的探索性开展,其作为绿色转型的抓手为国际石油公司所青睐。在重点分析了碳中和LNG贸易的发展趋势、特点以及面临挑战的基础上,对中国参与碳中和LNG贸易提出对应建议。

摘要:碳中和LNG是天然气行业应对能源转型的创新之举,伴随着多船碳中和LNG交易的探索性开展,其作为绿色转型的抓手为国际石油公司所青睐。在重点分析了碳中和LNG贸易的发展趋势、特点以及面临挑战的基础上,对中国参与碳中和LNG贸易提出对应建议。研究认为,碳中和LNG具有一定的市场增长潜力,贸易价格将主要受碳价和LNG市场供需影响,但是目前还存在碳排放量难监测、碳减排认证不完善、价格传导不顺畅等实际问题。建议企业积极关注全球碳中和LNG的发展趋势,利用市场化的手段降低碳中和LNG进口成本,中国政府部门加快完善碳市场体系,支持碳中和LNG贸易发展。

关键词:碳中和LNG;绿色溢价;碳信用额;碳价

0  引言

“碳中和LNG”是指在LNG上游开采、处理、液化、运输、再气化以及最终使用中排放的CO2以生态碳汇、可再生能源发电、碳捕捉等方式抵消,从而实现LNG价值链的零碳排。作为一种新兴的LNG贸易模式,碳中和LNG能够使重点用能行业更快地实现清洁生产和低碳排放目标,也有利于提高天然气在未来能源结构中的占比,具有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。本文分析了全球碳中和LNG贸易的特点和发展趋势,总结了贸易中存在的薄弱环节和面临挑战,对中国企业参与碳中和LNG进口提出建议。

1  特点及发展趋势

1.1  碳中和LNG在全球LNG现货贸易中占比低,2025年有望达10%~15%

2019年6月,荷兰皇家壳牌集团(简称壳牌)宣布与东京瓦斯株式会社(简称东京燃气)和韩国GS能源达成全球首批碳中和LNG贸易。截至2021年6月,全球累计完成21船碳中和LNG交易[1],交易规模约147×104 t(以每船7×104 t计算),均为现货。其中,2021年1月至6月完成13船交易,占全球同期LNG现货贸易的2%。在新签长期合同中,新加坡分别与卡塔尔石油公司[2]、雪佛龙股份有限公司[3]和BP(英国石油公司)[4]签署了碳中和LNG长贸,要求每船LNG提供从井口到目的地的碳排放报告,当然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碳中和。2021年4月,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中国石油)与壳牌签署全球首份碳中和LNG长贸[5],协议中每船LNG都将抵销LNG从勘探开发到最终消费产生的CO2排放,实现LNG全生命周期碳中和。

目前壳牌、道达尔能源公司(简称道达尔)、BP、Woodside(伍德赛德石油公司)、JERAGM(JERA Global Markets公司)、Santos(澳大利亚桑托斯公司)等众多公司都在积极参与碳中和LNG贸易。未来LNG贸易将趋于“标签化”,每船货物都会附带碳排放证书和标记是否为“碳中和”产品,贸易环节增加碳排放监测和碳抵消,合同中增加“碳中和”条款,LNG贸易模式正在发生改变[6]。预计2021年,碳中和LNG贸易总量将同比翻两番。2025年,碳中和LNG将占全球LNG现货贸易的10%~15%,中国进口量将达300×104~500×104t,相当于减少CO2排放1 200×104~2 000×104 t,有能力成为中国实现“双碳”目标的重要辅助手段。

1.2  碳中和LNG存在“绿色溢价”,未来将与碳价紧密联动

碳中和LNG要购买生态碳汇或者碳配额指标,贸易价格高于传统LNG,这部分“绿色溢价”是基于抵消项目的投资成本或者碳市场交易价格。一标准船LNG从开采到最终使用共排放22×104~30×104 t二氧化碳当量,CO2抵消成本为7~10美元/t,相当于溢价0.4~0.8美元/MMBtu。若按碳市场交易价格计算,2021年7月中国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上线,第一周交易均价51元/t,折合溢价0.5~0.7美元/MMBtu;2021年7月欧洲碳市场交易价格始终维持在50欧元/t以上,折合溢价3.7~5美元/MMBtu。据悉,道达尔从澳大利亚Ichthys LNG向我国出口的碳中和LNG溢价约0.75美元/MMBtu。

溢价体现了碳中和LNG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特殊价值,不论是利用低碳技术减少上游生产中的碳排放,还是购买碳汇抵消,碳中和费用都会反映到贸易价格。碳中和LNG为提高对替代能源的竞争力,需要与碳交易市场建立互联机制,将溢价幅度缩小至碳价水平以内。若按照中国国内碳市场的0.7美元/MMBtu溢价测算,中国每进口100×104 t碳中和LNG将增加资源成本3 600×104美元(约合2.3×108元人民币)。

1.3  碳中和LNG市场集中度高,最终交易价格取决于市场供需

碳中和LNG资源掌握在国际大石油公司手中,壳牌是最早供应碳中和LNG的公司,占目前全球交易量的40%。主要是因为碳中和LNG的贸易环节复杂,对供应商的资金实力、运营能力、低碳技术、商业声誉要求较高,国际大石油公司具有先发优势。进口国主要集中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、印度等亚洲国家,欧洲国家参与较少。具体买家来自各国的主要LNG进口商,包括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中国海油)、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、东京燃气、韩国GS能源和新加坡Pavilion Energy等。中国进口的碳中和LNG全部为中国海油和中国石油采购。日本和韩国的风能及光能有限,在实现碳中和目标过程中还需要碳中和LNG。2021年3月,以东京燃气为主导的15家日本公司成立碳中和LNG采购联盟[7],东京燃气负责国际资源采购,再分销给化工、汽车、城市燃气等下游用户,希望扩大碳中和LNG的利用范围,提高与国际供应商的议价能力。

碳中和LNG的集中度高于传统市场,谁能主导议价权尤其重要。买卖双方对“绿色溢价”的承担比例,取决于LNG市场供需形势。当前市场还处于培育期,供应商可能承担大部分的碳抵消成本。随着碳市场成熟和低碳技术发展,预计碳中和费用会有所下降,参与者将根据LNG生命周期的碳排放比例,共同承担溢价。如果LNG市场和碳配额偏紧,碳中和LNG也将有涨价风险。

2   碳中和LNG贸易面临的挑战

碳中和LNG出现时间短、贸易规模小、发展不完善,参与公司更多出于履行社会责任、塑造企业形象、抢占市场先机等目的。在实际交易中,存在碳排放量难监测、碳减排认证不完善、价格传导不顺畅等问题。

2.1  碳排放监测难,尚未形成统一的计量报告标准

在整个LNG价值链中,CO2排放集中在上游开发和最终使用。具体看,上游开发占比为13%~20%,液化和运输占比为1%~4%,气化过程占比为0%~3%,最终使用占比为75%~85%。90%的碳中和LNG交易都会抵消各个环节的碳排放,不过JERAGM向印度出口的碳中和LNG仅抵消了下游使用LNG所产生的排放量,不包含生产、液化、运输、气化相关的CO2排放。

《温室气体议定书》(GGP)将LNG的碳排放划分为三个范畴,一是燃烧LNG产生的直接排放,二是外购电力对应发电用气产生的间接排放,三是生产运输等环节的间接排放[8]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LNG行业尚未对碳排放的计量、报告标准达成共识,涉及到的环节和部门很多,监测过程较为复杂,可能出现重复计算、漏算和各环节边界不清等问题。同时,LNG贸易商对上游或下游业务没有控制权,他们很难监测所有环节的碳排放,反而是一体化LNG供应商能更好地进行全流程监测。

2.2  碳减排认证不完善,碳信用额能否计入减排指标存在不确定性

全球有10个以上的自愿碳减排认证机制,碳中和LNG可以从不同机制中选择项目抵消碳排放。国际上使用较多的是核证碳标准(VCS)、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(CDM)和黄金认证减排标准(Gold Standard)[9]等。中国海油进口的碳中和LNG是通过VCS标准的青海和新疆植树项目、河北固原风电项目,REDD+(通过减少砍伐森林和减缓森林退化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,"+"的含义是增加碳汇)标准的津巴布韦造林项目进行碳排放抵消。

有些减排机制的交易规模较小,各个国家对不同机制的认可程度不一,购买的碳信用额能否计入减排和额外减排指标还存在不确定性。不同抵消项目的碳价差别较大,具体取决于项目的投资成本。已完成的碳中和LNG均通过国际碳市场进行,没有在中国交易所购买碳信用额。同时,全国碳市场刚刚启动,碳交易体系及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完善,实际交易中还存在挑战[10]。为了保障能源进口与碳减排目标的一致性,中国碳市场还要不断完善交易机制,加强与其他碳减排认证机制的联系,解决国际碳减排互认问题。

2.3  价格传导机制不畅,下游市场积极性不高

企业从国际市场采购碳中和LNG一定存在溢价,价格明显高于传统的LNG产品,但是涨幅能否传导至下游用户是企业开展碳中和业务的担忧之一。目前来看,中国提出“双碳”目标的时间不久,具体实施路径还在制定,碳排放权交易机制处于顶层设计和初步发展阶段,碳中和产品与中国碳交易市场还未建立有效的联动关系,下游用户对碳中和LNG的敏感性和购买意愿不强,对溢价的承受能力和意愿有限。

2020年9月,中国首批碳中和LNG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进行线上竞拍。计划竞拍的碳中和LNG资源13×104 t,实际成交量为计划量的一半(6.8×104 t),成交均价3 027元/t。对比去年同期LNG出厂和出站价,此次竞拍价格与普通LNG无异。尽管交易中心延后了竞拍时间、降低了摘单量门槛,但最终成交不甚理想,交投不足,缺少溢价。国内市场对碳中和LNG的接受度较低,碳中和概念对碳配额充裕的终端用户的经济意义不大,短期内“绿色溢价”难以完全传导至下游。

3   参与碳中和LNG贸易的建议

“十四五”期间,碳中和LNG将成为新的国际天然气贸易形式,这不仅是能源转型背景下刺激天然气需求的重要路径,也与中国“双碳”目标协调统一。随着天然气市场竞争日趋激烈,越来越多市场主体在积极谋划进口LNG[11]。中国企业应积极关注全球碳中和LNG的发展趋势,着手布局资源进口,利用市场化的手段降低碳中和LNG进口成本,让其成为天然气业务新的增长点。同时,中国也要加快全国碳市场交易体系的建设,出台相关法律法规,明确交易规则,以税收优惠和金融支持等方式鼓励碳中和LNG贸易的发展。

3.1  关注碳中和LNG发展趋势,做好进口准备

中国是碳中和LNG的重点目标市场,油气公司要积极承担绿色低碳的企业社会责任,将发展碳中和LNG作为拓宽天然气市场的良好契机。建议企业要提高对国际LNG市场和碳交易市场的研判能力,及时跟踪全球碳中和LNG贸易进展和最新趋势,熟悉掌握碳中和LNG的贸易规则,与主要的国际资源供应商建立密切联系,对碳监测和碳排放数据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提出严格要求,有序规划现货进口和新签长约比重,为参与碳中和LNG提前做好准备。

3.2  运用市场化手段,降低碳中和LNG进口成本

成本是限制碳中和LNG市场发展的主要因素,而这与碳价和碳抵消费用密切相关。建议企业尽快开展碳减排机制的相关研究,了解不同机制的碳抵消项目分布及抵消成本。企业要主动成为碳交易市场的参与者,助推中国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碳价格,增强对碳中和LNG的定价权,同时要利用绿色金融投资生态碳汇项目,降低碳中和LNG的“绿色溢价”和综合进口成本,提高碳中和LNG在替代燃料中的价格竞争力。

3.3  完善碳交易市场体系,鼓励支持碳中和LNG贸易发展

碳市场的建设直接影响中国“双碳”目标的实现和碳中和LNG的发展前景。建议加快推进碳市场和碳交易体系的建设,吸纳更多行业和更多企业参与交易。出台有关管理条例和法律法规,完善交易机制和交易规则,加强对监测、报告和核准机制、碳配额分配机制的监督评估。推动CCER(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)自愿减排机制和碳配额交易的协同发展,开展国际间碳减排互认机制的研究。充分调动能源企业参与碳减排的积极性,通过税收优惠和金融支持等政策,鼓励上游企业和下游用户购买碳中和LNG产品,逐步理顺碳中和贸易中的价格传导机制。

参考文献上下滑动阅览

[1]IHS Markit.Carbon-neutral and low-emissions LNG[R].IHS Markit,2021

[2]JAGANATHAN J. Singapore's Pavilion inks firstlong-term LNG deal with Qatar.[EB/OL]. (2020-11-09)[2021-07-26].https://www.reuters.com/article/singapore-qatar-lng-idUSL4N2HS2VX.

[3]Pavilion Energy. Pavilion Energy and Chevron Ink a LNG Supply Agreement for Singapore Singapore.[EB/OL].(2021-02-22)[2021-06-07].https://www.pavilionenergy.com/en/media/pavilion-energy-and-chevron-ink-a-lng-supply-agreement-for-singapore.

[4]JAGANATHAN J. Singapore's Pavilion Energy signs 10-year LNG deal withBP.[EB/OL]. (2021-06-09)[2021-07-26].https://www.reuters.com/business/energy/singapores-pavilion-energy-signs-10-year-lng-deal-with-bp-2021-06-09.

[5]TWIDALE S. Shell to Supply PetroChinawith Carbon NeutralLNG[EB/OL].(2021-07-12)[2021-07-26].https://www.nasdaq.com/articles/tokyo-gas-gas-users-form-alliance-to-boost-use-of-carbon-neutral-lng-2021-03-09.

[6]GIIGNL.LNG carbon offsetting: fleeting trend or sustainable practice?[R].GIIGNL,2020.

[7]Reuters. Tokyo Gas, gas users form alliance to boost use of carbon neutralLNG[EB/OL]. (2021-03-09)[2021-06-07].https://www.nasdaq.com/articles/tokyo-gas-gas-users-form-alliance-to-boost-use-of-carbon-neutral-lng-2021-03-09.

[8]FGE.The Rise of Carbon-Neutral LNG Part II: the How-To Guide [R].FGE,2020.

[9]FGE.The Rise of Carbon-Neutral LNG: Is It Here to Stay?[R].FGE,2020.

[10]陈志斌,孙峥.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发展历程——从试点到全国[J].环境与可持续发展,2021,46(2):28-36.

[11]周淑慧,孙慧,梁严,等.“双碳”目标下“十四五”天然气发展机遇与挑战[J].油气与新能源,2021,33(2):27-36.

本文来源 | 油气与新能源

本文作者 | 陈蕊,张晓宇

作者单位 | 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

上海证券报,新华社主办,中国证监会法定披露证券市场信息媒体,创立于1991年,是新中国第一份提供权威金融证券专业资讯的全国性财经日报,现已形成涵盖报纸、网站、客户端、视频、微信、微博等平台的全媒体财经传媒矩阵。

追求政治品德、新闻品格、专业品位、服务品质、一流品牌,做有“品”的全媒体财经资讯服务商,做您的决策参谋、投资顾问、理财助手。

因为敬业,所以专业;因为相信,所以看见……

— 提示 —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。